飘絮の灵魂
游过一个又一个都市,只为寻找支离破碎的灵魂...
[家教\骸綱]謊言
[家教\骸綱]謊言

最成功的說謊者是那些使最少量的謊言發揮最大的作用的人。
----塞·巴特勒

所以說,兒時的玩笑話千萬不要當真。因爲那有可能會成爲一個謊言。

很多時候,六道骸就像一陣狂風,席卷了彭格列家族十代首領的一切,然後消失得無影無蹤。
當綱吉的頭發漸漸長到了肩膀並且肆無忌憚繼續延續下去的時候,臉上的稚氣仿佛那些未成熟的果實,一點一點由青黃變得紅潤。
他看著鏡子中蛻變的自己,閉上了眼睛。

遇到事情不再會有任何的膽怯與退縮,是他這十年來所學到的唯一東西。還有就是Reborn常告誡的那句:不可以輕易相信別人。
盡管如此,每次他從別人的陷害中得以生還的第一句話總是:抱歉,又被人騙了呢。
綱吉不是那種性格很坦率的男人。欺騙與被欺騙什麽的,都同等的認爲很不光彩。可是自從那次抱有希望的誓言變成一個謊言開始,他便不能自拔的相信所有謊言。
也許是自身某種力量的驅使,讓他甘心掉入一個又一個陷阱。爲的,只是證明,並不只有那個人的話能讓他上當。


继续阅读
[海賊王\ZS]相处
[海賊王\ZS]相处

他原本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反倒是自己,除了女人之外,其他的都看不上眼.

每天和臭绿藻头打架是必修课,天晓得是因为怎样的原因开始的.

其实他本可以心平气和的说话,瞧,就像跟NAMI和ROBIN说话一样.



海上的生活是枯燥的,登陆以外,他们几乎是重复着过每一天.

'也许我是在给自己找乐子吧.'SANJI这样想着,走进了厨房.

"两位美女愿意来杯爱心特制饮料么?"走出来时,他托盘上两杯豪华得惊人的饮品让一旁的船长奋不顾身的扑了过来.接着是USOPP,最后就连CHOPPER似乎也有要冲过来的举动.

一脚脚踹开障碍物,厨子步步艰难的来到NAMI和ROBIN面前.随着ROBIN姐姐温柔一笑,SANJI利马飘飘欲仙了...


继续阅读
[海賊王\ZS]無題
[海賊王\ZS]無題


你會做什麽樣的夢?在這片蔚藍的海域上?


生命的盡頭,似乎有什麽在等待他涉足,久久佇立不動。淡金色的頭發胡亂的被風吹著,視線的角度讓他看不到遠方那初升的太陽,以及模糊夢想的人生。


當春島上的櫻花大片大片的開著,並且常年如此的時候,他擡起頭的一瞬間,連呼吸都忘記了。

Sanji順順頭發,在陽光下笑得像個孩子。

“我在做夢嗎?”

掌心用力的搓著身邊熟睡人的綠色寸頭,絲毫不留情面。直到被回一記白眼,他才滿意的繼續享受與櫻花一同墮落的快感。

是在多少年過去後,偶然思考的問題。也許他該問自己,爲什麽當時他的雙眼他的心情都被藍寶石一樣的大海吸引了去?

“啊,是啊。”睡眼惺忪的劍士敷衍他回答。

“最不想聽的就是你的回答……”

“有什麽關系?”

“因爲你整天都在做白日夢……”


继续阅读
[海贼王\ZS]遠在天國
[海贼王\ZS]遠在天國

我是一個死神,這是我現在唯一知道的事情.

據說死神的工作就是滿足臨死的人一個願望.當然給他延長壽命是不行的.

真是麻煩,既然要死了就算實現心願又能怎麽樣呢?會有留戀吧.

不過這種問題並不納入我需要考慮的範圍.

比起這個,人類的願望更麻煩...比如說喜歡金錢和權利的人占多數,其次還有美女..啊啊..想到這裏頭就大了.

我搔搔頭,驅除致使頭痛的疑問根源,努力讓大腦思路清晰些.

偏偏這個時候身後的人在竊竊私語什麽,就像夏天趕不走的蒼蠅的嗡嗡聲,惹人厭煩.

我轉過身沒有理睬,邊走路翻看著任務資料..

雖然不知道用什麽方法去滿足,但至少聆聽對我來說還是力所能及的.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