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絮の灵魂
游过一个又一个都市,只为寻找支离破碎的灵魂...
[家教\骸綱]謊言
[家教\骸綱]謊言

最成功的說謊者是那些使最少量的謊言發揮最大的作用的人。
----塞·巴特勒

所以說,兒時的玩笑話千萬不要當真。因爲那有可能會成爲一個謊言。

很多時候,六道骸就像一陣狂風,席卷了彭格列家族十代首領的一切,然後消失得無影無蹤。
當綱吉的頭發漸漸長到了肩膀並且肆無忌憚繼續延續下去的時候,臉上的稚氣仿佛那些未成熟的果實,一點一點由青黃變得紅潤。
他看著鏡子中蛻變的自己,閉上了眼睛。

遇到事情不再會有任何的膽怯與退縮,是他這十年來所學到的唯一東西。還有就是Reborn常告誡的那句:不可以輕易相信別人。
盡管如此,每次他從別人的陷害中得以生還的第一句話總是:抱歉,又被人騙了呢。
綱吉不是那種性格很坦率的男人。欺騙與被欺騙什麽的,都同等的認爲很不光彩。可是自從那次抱有希望的誓言變成一個謊言開始,他便不能自拔的相信所有謊言。
也許是自身某種力量的驅使,讓他甘心掉入一個又一個陷阱。爲的,只是證明,並不只有那個人的話能讓他上當。


“雖然我是一個笨蛋,”綱吉面對多年不見、仍舊是嬰兒相貌的Reborn說“自始至終是一個笨蛋。可你說過,我的與衆不同是因爲能看穿假象,不是麽?”
淡淡的笑容撕裂空氣,掙紮的蜘蛛重新編織它的網子,准備再一次迎接瀕臨崩潰的快感。
“但是你並不想去分清不是麽?”Reborn接下的話頭,悠閑的喝著他的咖啡。
是的,沒有人刻意要去找尋相對事物微妙的邊界線。當你努力想看清一切的時候,眼前只有一片混沌。

鮮豔欲滴的玫瑰,夾雜著血一般的芬芳,蝕入骨髓。
熟睡的孩子告別了那場美夢,從糜爛的人界道聲中回到現實。

“相信我,在另一個平行世界裏。我一定是愛著你的。”骸眯起眼睛對他微笑,一點都不虛心的把話說得響亮。
所謂謊言,其實是你相信的東西與不相信的東西的區分而已。有些理所當然的事情你卻背道而弛才覺得輕松,那麽你所說出的毫無理論的東西也便被人定義爲謊言。
綱吉忍住多年沒有流出的淚水微笑著說:“你不知道,你有多喜歡說謊。”

那是一切還沒有發生的時候,沒有被狂風吹動的雲潮肆意的舒展開來,在天空中模仿著人們盡所能想象的東西。
骷髏姑娘在一陣迷霧中消失,走出來的是看似輕浮卻又很難接近的六道骸。他說“這一刻我等很久了,所以你要聽好,我在說我愛你哦。”

呐,這一次骸那家夥一定又是打著爲了得到他的身體爲目的而編造接近他的理由吧。
呆滯的是阿綱,表情中夾雜著被調戲的覺悟。他僵硬的轉頭看向一旁的夥伴,山本那家夥一直都是以玩笑的口吻說著毫不幹自己什麽事的混蛋話,獄寺則是“說什麽也要把那個混蛋炸飛”拿出了三倍量的炸彈。
冷靜一下啊獄寺君!

現在是在上學的路上,抛開即將要棄他們而去的上課鈴聲不說,綱吉相信會有一位面無表情的男人與金黃色小鳥組合的隊伍出現在校門口,揮舞拐子向他打招呼:恭喜你遲到,獎勵是咬殺!
這樣可怕的生活什麽時候才會結束啊?
伴隨著炸彈的爆破聲,他睜開眼睛,感慨的笑著。被俘虜,原來,就是從那一刻開始的啊。

十年的時間,足可以改變一切。劃過天際的流星,爲了這一秒最真實的閃耀而存在了上億年。
年輕的彭格列十代首領將臉埋入掌心,他看到了暗無天日的水牢空空如也。
你又逃走了嗎?骸——

庫洛姆骷髏的遺體安葬在意大利,作爲霧之守護者,場面空前的荒涼,真的就像清晨的霧一般。活著沒有實體,死去無影無蹤。
人啊,生于斯,死于斯。如此而已。




-FIN-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soulmetropolis.blog127.fc2blog.us/tb.php/15-a2d0dfe4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